“未曾说出的生活”(组诗)第八首:她说

第八首

                   她说


冬夜连星星也冷得紧。毁灭,
她说;像内脏受伤的豹将痛觉
弥散于夜之无垠。她曾是被红领巾
装饰了脖颈的小学生,黑白的
老照片里头戴葵花发卡,她说
幸福;未来是操场艳阳下发热的沥青。
可是青春期漫长如冬夜,生长纹比后来的
妊娠纹更加顽固,抱紧自己,她说
母亲,我是黑夜在哭声中给你的。
她是蝴蝶从花瓣上跌落,在凝滞的
时间里拨动翅膀,等待秋风席卷的
一场死亡。迎着令眼睛
疼痛的尘暴,她说
努力活吧,死不一定比活着更好。
于是她活了下来,所有沉默的时刻
都被她写进流向内心的低语。不,
流进太平洋,流入最低最低的海沟,她说。
她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两个,她说
生命啊,当你居高临下地到来,你
是最鲜艳的赞美也是最毒戾的诅咒。
她是想说却无法言说的语词,是黑白蓝
这三种孤独的颜色,亦是记忆的漏洞,
和她自己梦境的豁口。爱呀爱呀,
她说;注视着人生中段的锋面,
谁知道它会落云成雪还是乍暖还寒?
在这个凛冬之夜她累了,来不及
闭眼便睡着。像一只受伤的
母兽在星空下,左眼盛满杀戮,
右眼映出爱愿。


L.j 
2021年11月26-27日写于麻省炼狱溪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